欢迎您『亲爱的游客』 用户名: 密码:
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凌乱心事 只为那个人

发布时间:2012-5-18 18:51:22 作者:落疏雨小一 点击:2320 次
我爱过的那个人,如昨日梦,一梦最倾城。梦里一昔如环,梦外,昔昔都成玦。终不过,风雨消磨,零落成一。
  我爱过的那个人,如昨日梦,一梦最倾城。梦里一昔如环,梦外,昔昔都成玦。终不过,风雨消磨,零落成一。
  
  题记
  
  我曾经历过几个人,受过伤也伤过人。
  
  在我放荡时光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正当最好年华的人。缘如斯,与你同名,你我惺惺相惜。你的歌,你的故事,你的悲愁欢喜予我一世沉醉,你说,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你这么舒心过。我盈盈一笑,心神若合。
  
  蓦然回首,灯火阑珊依旧,灼伤了回忆,点燃了苍白枯涸的游思,一瞬间,便化作无有。寂寞生染了白发,也抽痛了灵魂游离的躯壳,心便随了尘土,碎落一地。
  
  朗月清辉,寂静夜空独独亮一盏萤火点点,我已在扬州最高楼顶,盘腿而坐。轻软烛光映就我的情愫,花灯盏盏,盈盈起舞,点缀苍夜。动情望去,那正是有你的方向。
  
  抬手,掠去脸上的清泪,竟不能带走半分凉意。痛极之时,五脏六腑便翻天覆地也冲不破肉体的灼烧。我释然,强笑拨弄额前散乱的发丝,起身,面对如此清薄的空气,从容不迫,挥墨疾书:泪痕叠,诸字绝,长恨期,情无缺,付朱颜,莫离别,只喑悲凉,与君长绝!绝?又何曾绝过?只是又不得不如此,又能如何。
  
  你已作了伏笔,我却毫无察觉,以为许你真情便能触动你早已坚硬的心肠。你干涸了血液,我便毫无保留的倾力灌溉。只我一早已知结局,心窍却如受了蛊惑,万般沉溺你坚毅的目光,纵然蹉跎了岁月也要和时间赛跑。我拼尽全力,冲破迷障,当看到你如夜的深眸和那似月交映的脸庞我泪痕盈湿,以为终于可以一起策马江湖,携手白头。不料你冰冷的声音勒住我颤弱的咽喉:江湖,终究是江湖,有了你,便有了羁绊,怎能真正的仗剑天涯?你独自离去,却散落了四周。顷刻我已明白,我亦是你路过的江湖。
  
  弹指韶光过,空落一人独影,却也且歌且舞,且醉且卧,饮尽蚀骨之痛。从此,便不再有人一起去看尽天下风景,尝遍世间美酒。纵然云起天山,鸟鸣空谷,所得景象无有与你一起度过的万千之一,无有与你一起徘徊花海撑伞观落英如雨时的满足,无有与你执手走在湖畔看落日余晖点缀你那一痕笑颜时的痴醉。你没有带走任何,却将我生命的一部分席卷而去。一段逝水流连里的相遇相知,却已化作刻骨相思,葬于尘嚣之中。
  
  生,老,病,死,爱别离,怨憎会,求不得。我便应了那几苦,再也化不开,走不出。人生几番离合,匆匆而过。我与你,再也无缘聚首,各自天涯。这一世,你是落水,我作飞花,流逝柔眉泪眼间。
  
  丹碧四合,红尘阡陌中,掬一捧落红,散落满天。不为待你回头,只为予你最后的倾城浅笑。
  
  
顶一下
(2)
2
踩一下
(1)
2